「用你嫂之前的,都是我買的」婆安排待產包,兒媳:我憑啥用舊的

2022-10-02     諸葛亮     反饋

李曼誰都不服,就服她婆婆,萬事皆可湊活。

說好聽點叫湊活要求低,實則呢,就是摳門,總想把一分錢掰成兩半來花。

李曼和老公王偉談婚論嫁時,就被婆婆家的操作驚呆了。

「用你嫂之前的,都是我買的」婆安排待產包,兒媳:我憑啥用舊的

王偉還有一哥哥,早已成家立業,孩子都上幼兒園了。

大伯哥家和婆婆家隔了一道牆,家裡很寬敞,一個大大的院子,房間也很多,兩個客廳,左右各兩間房。

李曼比較奇怪的是,西邊三間房零碎地放些雜物,是略顯空蕩的毛坯房。

「這邊怎麼沒收拾呢?」李曼疑惑地問

嫂子操著一半外地一半本地的話:「給老二留著的,什麼時候找到媳婦什麼時候收拾」

外地人嫂子的口音聽著費勁,但李曼都聽懂了,有些不相信似的,回婆家詢問此事,畢竟這種情況她還是第一次見。

婆婆解釋道:「地皮不好劃,咱家只有一塊,當初就蓋了這種戶型,老大住東邊,老二住西邊」

李曼試著想像婚後生活,一家人熱熱鬧鬧的倒也挺好的。

回到家後,帶著愉悅的口氣向老媽描述時,老媽臉色變了變:「你是不是傻?住在一起能方便嗎?」

李曼光想著熱鬧的事了,卻忽略了過日子中的磕磕碰碰,沒經歷過婚姻的她哪裡會懂。

「用你嫂之前的,都是我買的」婆安排待產包,兒媳:我憑啥用舊的

老媽一點點地剖析:「一個院子是共用廁所和廚房吧?夏天晾曬個衣服或洗澡方便嗎?娘家去個親戚都躲在屋裡不出來?最重要的是,你覺得兩個女人住在一個屋檐下,時間久了感情能處好嗎?」

李曼這才感覺到眾多的不方便,面對嫂子還好,大伯哥就有些尷尬了。

「媽,那怎麼辦?我婆婆就說只能劃一塊地皮,沒地方造房子了」

老媽『哼』的一聲:「你婆婆可不好對付,太精打細算了,你嫂子是外地人好欺負,咱家可不好糊弄,你看看附近有這種娶兒媳婦的嗎?」

「媽,你倒是說怎麼辦呀?」李曼著急地問道

老媽:「我能有什麼辦法?這還不是得看你婆婆,看重你自有辦法,不看重你就好聚好散,要麼你就等到婚後後悔吧」

李曼這才回過勁來,萬一將來和嫂子一家相處不融洽,就沒後路可退了,還不如早做打算。

不是李曼老媽勢力,而是附近村莊很少聽說過兄弟倆住在同一個院子裡的,隔壁村倒是有,兩個兒子都找了外地媳婦,住在同一個院子裡,沒幾年妯娌倆鬧的不可開交。

她們婆婆不管這些,專心帶孫子就行,還時常向外面人炫耀:「我兩兒子就是有本事,就這條件都能弄來媳婦,再吵再鬧,趕都趕不走」

「用你嫂之前的,都是我買的」婆安排待產包,兒媳:我憑啥用舊的

這婆婆明擺著就是瞧不上兒媳婦,她可不能讓閨女走上這條路。

李曼狠心向王偉提出了分手,王偉便把壓力轉向母親。

婆婆沒法,最後在集市邊上買個正建設快要封頂的五樓給李曼,距離婆家也就二里地。

新房沒交房呢,李曼就結婚了,暫居住在嫂子家的西邊房。

住在一個屋檐下後,李曼由衷地稱讚老媽『姜還是老的辣』

同住特別的不方便,,就好像前幾天,李曼正在上廁所時,嫂子推門進來了,廁所門壞了沒法鎖。

幸虧是嫂子呢,萬一是大伯哥,不尷尬死了。

廚房用具也分不清,嫂子老家那邊口味麻辣,炒出的菜連鍋都是辣的,廚房裡開著油煙機都嗆得不行。

更別提夏季時輪流洗澡了,哪哪不方便。

李曼懷孕後,聞不得廚房的嗆味,便去婆婆家吃飯。

婆婆做飯呢,是你去,她就多添一碗水,沒啥特殊的地方。

即便喝著大米粥就著鹹菜青菜的,李曼也不挑理,畢竟白吃白喝不用自己動手。

「用你嫂之前的,都是我買的」婆安排待產包,兒媳:我憑啥用舊的

從大米湯里喝出小蟲子,李曼忍受不了,婆婆淡定地說:「不是米生蟲就是面生蟲了,夏天就這樣」

「那別吃了吧,吃著太噁心了」李曼反胃道

婆婆:「沒事,我到時候把米給洗洗曬曬,面用篩子過一遍就好了」

「那煎餅都長毛了,還能吃嗎?」李曼看著婆婆啃發霉的飯。

「就一點而已,我用鹽水擦擦就好了」婆婆說

李曼看著直噁心,等老公下班後忍不住地問:「你媽是不是太會過日子了?發霉的東西也敢吃,不怕拉肚子」

「她習慣了,說了也不聽,不過體質挺好的,大冬天喝涼水都不拉肚子」王偉笑著說

「大冬天喝涼水?為什麼不喝熱水?」李曼不解地問

王偉:「她一年四季早上都會燒一大鍋開水,暖水壺灌滿了,剩下的放鍋里,什麼時候渴了什麼時候喝」

「那不能再熱熱喝嗎?暖水壺裡的水留幹嘛的?」李曼問

王偉:「再熱熱不費柴火嗎?暖水壺的水冬天留洗腳,夏天留洗澡」

「用你嫂之前的,都是我買的」婆安排待產包,兒媳:我憑啥用舊的

李曼這才留意到,婆婆家好像沒有太陽能:「那水也不夠兩人洗的呀?」

「曬水啊,我們從小就這樣,接一桶水放在太陽下暴曬,晚上就熱了,天氣不好加點熱水就好了」王偉撓頭道

李曼對公婆的精打細算,佩服的五體投地。

李曼老媽送來兩隻自家喂得老母雞,處理好後很大一盆,便拿去婆婆家煮,一大家人一起吃。

婆婆把雞煮湯,肉放起來炒著吃,兩隻雞,喝了好幾天湯,吃了兩頓炒肉。

還剩一點雞湯時,李曼覺得有些變味了,便讓婆婆倒掉,她捨不得,中午煮飯時,鍋里熬米粥,上面放個蒸屜,剩雞湯里又加點青菜。

李曼聞米粥里都有股壞了的雞湯味,捂著鼻子:「這還能吃嗎?一股子餿味」

「我自己吃就行,你看著炒個菜吃吧」婆婆

李曼一肚子氣:「像你這樣過日子,再買兩套房也能買起」

婆婆沒聽齣兒媳的譏諷,一本正經地說:「要是現在的年輕人都能向我這樣過日子,一年能省不少錢呢,哪裡有什麼壓力大的說法」

李曼此時想著,新房晾好後,趕緊搬家吧。

「用你嫂之前的,都是我買的」婆安排待產包,兒媳:我憑啥用舊的
內容未完,請按「第2頁」繼續閱讀
楓葉飛 • 18K次觀看
宗先紀 • 3K次觀看
宗先紀 • 155K次觀看
寧唯誠 • 33K次觀看
宗先紀 • 3K次觀看
諸葛亮 • 3K次觀看
宗先紀 • 3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21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2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2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2K次觀看
白嘟嘟 • 16K次觀看
諸葛亮 • 2K次觀看
諸葛亮 • 30K次觀看
宗先紀 • 31K次觀看
宗先紀 • 2K次觀看
宗先紀 • 2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3K次觀看
寧唯誠 • 18K次觀看
白嘟嘟 • 38K次觀看
花伊風 • 16K次觀看
白嘟嘟 • 21K次觀看
花伊風 • 4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17K次觀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