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親家是外人,不能睡主臥」鳳凰男婆婆端架子過頭,流落公園長椅

2021-09-19     諸葛亮     反饋

導語:婆婆總以為,她是兒子兒媳家的女主人。分不清界限又沒有分寸的婆婆,早晚會栽大跟頭。

婆婆眼中,兒子娶的兒媳就像她的使喚丫頭一樣。兒媳對婆婆也應該做到三從四得,只有這樣的兒媳才是稱職的兒媳。婆婆所有的想法都是一廂情願,兒媳眼中,她嫁到婆家的角色只有妻子與兒媳。妻子是她和老公的關係中,兒媳是她與公婆的關係中。

應盡的本分,大多數兒媳都是義不容辭的,如果逾越了兒媳的底線,婆婆的發號施令根本不起任何作用。婆婆以為自己高高在上,她越是這樣想,她在兒媳的心中就越是卑微如塵土。

有人說,「婆媳關係,遠香近臭,煩的就是臉大和沒有自知之明的。什麼樣的婆媳關係最安全?保持一定的距離,永遠客客氣氣的。」

「親家是外人,不能睡主臥」鳳凰男婆婆端架子過頭,流落公園長椅

婆婆與兒媳之間原本就沒有那麼親密,沒必要刻意與做作,婆婆更加不要以為自己有什麼特權。兒媳不欠她什麼,她真的沒必要擺什麼架子,擺給誰看呢?

朋友陳琳和老公結婚以後,一開始小日子過得還不錯。婆婆搬過來以後,一切都變了。

為了嫁給愛情,自己給自己彩禮。

陳琳是一個簡單的女子,她對物質沒有那麼高的需求。在她眼中,一直認為情比錢重要多了,所以她想要嫁給愛情而不是嫁給金錢。認識老公之前,有兩個富二代追求過陳琳,陳琳覺得他們太膚淺了,除了錢沒有可以拿得出手的東西。

陳琳拒絕了他們的追求,所有人都說陳琳太傻了,只有她自己不覺得。陳琳覺得愛可以是永遠,金錢卻不行;愛是有溫度的,金錢卻是冰冷的。與其嫁給沒有感情的金錢,不如嫁給熱情似火的愛情。

「親家是外人,不能睡主臥」鳳凰男婆婆端架子過頭,流落公園長椅

老公是農村的,家境非常不好,陳琳從來沒有嫌棄過,兩人相親相愛對她來說最重要。結婚的時候,婆婆對她說,「兒媳啊,咱家條件不好,彩禮一分也拿不出。我看得出來你是一個好姑娘,相信你不會介意的。」

陳琳確實不介意,但她在此之前確實也沒有想過,彩禮竟然為零。老公對她說,「我知道我現在不能給你好的物質生活,不過請你相信我,我以後會把賺來的每一分錢都交給你的。」老公如此說了,陳琳也就不計較了,反正她嫁的是他的人而不是他的錢。

不過陳琳的母親說,「這樣的人家不能嫁。不是彩禮多少的問題,而是沒有彩禮的問題。你去問問別人家,咱不和幾十萬彩禮的人家相比,可彩禮好歹也是一個禮數,就算他家條件再不好,也不可能一分彩禮拿不出吧。人家不想出彩禮,是覺得你不值、你不配,你這個傻女兒懂不懂啊。」

陳琳看母親的樣子很激動,她立馬說她會和老公商量一下的,彩禮一定給。敷衍過去之後,陳琳沒把這件事告訴老公,相反,她把自己所有的積蓄都拿出來了,又向身邊的好閨蜜借了兩萬,總算湊夠了五萬彩禮給母親。

母親看到親家給的「彩禮」,她大方地給陳琳買了一套婚房。趕在兩人領證之前,這套房子還能算是女兒的婚前財產。此時,陳琳正在為婚房的事情發愁呢,當母親把鑰匙遞給她的時候,陳琳的眼睛濕潤了。

「親家是外人,不能睡主臥」鳳凰男婆婆端架子過頭,流落公園長椅

婆婆端架子過頭,流落公園長椅。

就這樣,陳琳就在母親準備的婚房裡結婚了。婚後的頭半年,陳琳和老公過的是二人世界,感情一直挺好的。陳琳偶爾會慶幸自己的選擇,幸好自己當初沒有嫁給金錢,否則哪有今天的幸福和快樂呢。

情人節那天,陳琳原本想在家裡和老公浪漫一下的,沒想到婆婆沒打招呼地搬過來,樓道里大包小包都是婆婆的行李。婆婆看到餐桌上點的蠟燭,她對兒媳說,「家裡停電了嗎?還是你為了省電故意點的蠟燭啊,太會過日子了。」陳琳看看老公,兩人都沒有說話。

婆婆住進了次臥。第二天,陳琳下班回家發現家裡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。茶几上的鮮花不見了,沙發被鋪上了一層床單,衛生間的洗衣機被罩了起來。婆婆說,「你倆也太不會過日子了,沒事,以後我在就好了。兒媳,我會好好教你的。」

婆婆搬來以後的日子,陳琳越來越不願意回家了。陳琳回娘家的日子多了,母親就問她發生了什麼事情,她只得原原本本把婆婆的所作所為告訴母親。兩天後,母親領著陳琳回到婚房。

「親家是外人,不能睡主臥」鳳凰男婆婆端架子過頭,流落公園長椅

母親看到家裡的變化,她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說,「親家,家裡的活你想干就干,不想干我給他們找鐘點工。年輕人有自己的生活習慣,你這樣會打擾他們的正常生活的。」婆婆不以為然。

母親什麼也沒說,她進了主臥就再也沒出來。陳琳明白,母親今晚是準備睡在這裡了。於是,她拉著老公進了婆婆的次臥。眼看著就到半夜十二點了,婆婆對陳琳夫妻說,「親家是外人,不能睡主臥。」陳琳說,「婆婆你也是外人,不能睡次臥。」

老公沒說話,婆婆說,「既然這個家裡沒有我的地方,我走了,你們早點休息吧。」婆婆一時賭氣出了門,她以為兒子會追出來,她在樓下等了半小時,卻看到家裡的燈都關了。婆婆沒地方可以去,只得去附近的公園走走,最後,她在公園的長椅上過了一夜。

「親家是外人,不能睡主臥」鳳凰男婆婆端架子過頭,流落公園長椅

陳琳結婚的時候,她自己出了五萬塊彩禮,她漲的是婆婆的臉。沒想到,婆婆後來做的事情真的有點蹬鼻子上臉。如果不是她這個鳳凰男婆婆端架子過頭,也不會流落到公園的長椅上。陳琳和母親的做法是對的,應該給婆婆一點顏色看看。好在陳琳的鳳凰男老公此時站對了位置,否則他們的婚姻就岌岌可危了。

責任編輯:諸葛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