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媽問我要80萬,我一分也沒給,還躲她遠遠地

2021-09-19     楓葉飛     反饋

我媽問我要80萬,我一分也沒給,還躲她遠遠地

我和妻子無奈的看著眼前這個披頭散髮,坐在地上大哭大鬧的女人。

這個女人大約40多歲,她不是別人,正是我的親媽。

「還有你這種人嗎?錢賺了那麼多,不贍養老娘!你要遭報應的!」我媽坐在地上一把鼻子一把淚地罵著。

我媽幾乎每隔2天,就要來我和妻子經營的餐廳大鬧一場。

一開始,服務員和其他員工還挺感興趣的,都探著頭,聽我媽說什麼。

但是我媽鬧的次數多了,他們都聽煩了,我媽這麼一鬧,餐廳的聲譽受損,營業額直線下降,大家也不再好奇了,都很發愁。

我們曾經嘗試著解決過,甚至報過警,警察來了,證實這人是我親媽之後,也沒有辦法,只能勸阻,幫我調解。

妻子勸我乾脆給我媽錢,不要僵下去,我卻做了個決定,關閉了餐廳,帶著老婆孩子,再一次遠走他鄉。

未經他人苦,莫勸他人善,這是我現在特別喜歡的一句話,了解我經歷了什麼之後,你就會知道為什麼。

我媽問我要80萬,我一分也沒給,還躲她遠遠地

01

我出生在一個西北的小城裡,生我的時候,我媽才18歲。

從小我媽特別不喜歡我,我餓得哇哇大哭,我媽寧願讓奶脹回去,也不給我吃。

爺爺奶奶走得早,加上我爸下半身癱瘓,所以他也只能幹著急。

我姥姥看我可憐,把我抱過去熬了好多米湯來餵我,後來聽鄰居說,這樣沒營養,孩子長不大,姥姥又想辦法託人買了幾袋奶粉。

我家當時就我媽一個勞動力,日子過得很苦,後來,我媽終於沒能忍受得了這份寂寞,跟不遠處的一戶剛死了老婆的男人好上了。

02

我媽沒有半分的留戀,甚至連自己的大部分嫁妝和東西,都不要了,就搬了過去,她搬過去後,就連姥姥也不管了,住得那麼近,卻再沒來過一次。

我媽走了,我爸沒有人管,艱難的自己生活了一段時間,引發了舊疾,去世了。

我在姥姥的照顧下長大,因為我媽的事情,我在上學的時候,經常被同學罵我是:「破/鞋的野孩子。」

我大哭,叫喊著說:「我不是破/鞋的野孩子,我有姥姥。」

那些孩子卻更得意了,對著我更大聲地喊,我氣得站起來,一頭把為首的那個孩子撞翻在地。

一群孩子都衝過來打我。

我媽問我要80萬,我一分也沒給,還躲她遠遠地

03

後來,姥姥被老師請來了學校,她讓我給撞翻在地的那個孩子道歉,但是卻跟老師要求,讓這些孩子給我也得道歉,姥姥當時說的話,我到現在都記得,她說:「我家孩子錯了,我們認,但是別人家的孩子不能欺負我孫兒,他不是野孩子,他有名有姓,叫張愷。」

事後,姥姥跟我說:「被人欺負的時候,不要急著哭,越哭,欺負你的人越得意。」

我聽從了姥姥的話,從那以後,即使遇到更難的事情,我也沒哭過。

我整個小學,都不怎麼合群,其實是因為沒有人願意跟一個搞/破鞋的女人拋棄的孩子玩。

那個時候,只要聽到別人說「朋友」這兩個字時,我都會感覺心如刀絞。

04

在我升初中後,姥爺去世了,姥姥的身體就不太好了,經常生病。

姥姥看病花了很多錢,生活變得拮据,那個時候,突然流行起了訂鮮牛奶。

我想賺錢,給姥姥看病,更希望能解決我和姥姥的生活費,於是,我央求訂牛奶的老闆,讓我送牛奶。

老闆被我央求的沒辦法,答應我們這一片由我來送。

從此以後,我每天早晨4點起床,在6點之前,把牛奶送完,然後回到家給我和姥姥做飯,再去上學。

我媽又生了個弟弟,她給弟弟訂了2瓶牛奶。

有次,我送到我媽那戶的時候,由於恨,我把其中一瓶喝掉了。

我媽發現了之後,跑到訂牛奶老闆那大鬧一場,老闆把我辭了。

05

我沮喪地回到家,卻發現,床上睡著的姥姥,怎麼也叫不醒。

我立刻找了鄰居過來,鄰居摸著我的頭說:「可憐的孩子,你姥姥去了。」

我驚得連哭都哭不出來,只是靜靜地坐在那,任由鄰居幫忙聯繫我媽和在新疆當兵的舅舅。

我媽竟然沒來,我聽著鄰居的議論,心裡的恨不斷地延伸著。

鄰居讓殯儀館的人把姥姥帶走了,舅舅回來了,幫忙料理了姥姥的喪事,聽鄰居說,他去找過我媽,姐弟倆大吵一架。

最後,舅舅給我留下了500塊錢,又匆匆趕回了部隊。

06

有很多身世悲慘的人,在經過生活的折磨後,往往都能爆發,按照這樣的說法,我應該發奮努力學習,一舉奪魁,然後成為各大高校搶奪的人才。

可惜,我並不是,我在深淵凝望得太久,深淵漸漸將我吞噬。

我變成了一個混混,不學無術,也終於有了朋友,跟街邊那些混子們在一起天天打架胡鬧,回家了,就隨便吃點什麼,一頭睡到天亮。

很快,我就因為打架,被學校開除了,連初中畢業證都沒拿上。

我選擇了離開這個小城,這裡已經沒有了我留戀的一切。

我看過電視里介紹說,南方有更多機會,幻想著自己去了,能創業當上一個大老闆。

結果我被騙了。

07

我在車站認識了一個人,他說帶我做「大生意」,收走了我身上僅有的幾十塊錢。

而他,帶我去的那個地方,做的事情卻並不是什麼大生意。

進去之後,完全沒有自由,每天被逼著打電話,找人來加入。

不僅如此,還吃不飽,有時不聽話,還會挨打。

我反抗了幾次,挨了幾頓打之後,不敢再輕舉妄動了。

於是,我裝作非常聽話的樣子,拚命幫「老/大」做事。

終於,我獲得了一次出去幫忙才買的機會。

趁同行的人不注意,我跑了。

08

這座南方小城,我不認識,不知道往哪裡跑,潛意識裡,我覺得菜市場人多,於是,就順著菜市場進去了。

由於長時間吃不飽飯,我實在跑不動了,就縮在了一個菜攤後面,默默期盼那些人找不到我。

很快,那些人就找來了,聽到他們的腳步聲越來越近,我閉住了眼睛,心裡想著:「完了。」

就在這時,我身上突然被蓋了一床破棉被,接著我感覺上面被人放了東西,那些人的腳步聲從我身邊過去了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我都快睡著了,聽到一個女孩說:「他們走了,你出來吧!」

我從破棉被裡鑽了出來,看到旁邊站著一個瘦瘦的女孩,跟我差不多年紀。

09

那個女孩跟我說,她叫鐘琴,她一直在這邊賣菜。

我跟她道了謝準備離開,她叫住我,用不太流利的普通話問我:「聽你口音是外地人吧?你打算去哪?」

我說:「不知道。」鐘琴說:「你留下來,幫我賣菜吧。」

就這樣,我留了下來,怕被那些人再發現,我一開始就負責早晨幫鐘琴進菜。

鐘琴見我沒住處,就讓我跟她去了她家裡,我才了解到,她也很可憐,她的媽媽得心臟病死了,她跟爸爸相依為命,但是爸爸卻得了肺癌,鐘琴輟學了,繼承了她爸的菜攤子,靠賣菜賺錢生活,幫她爸看病。

由於同病相憐,我特別了解鐘琴的感受,菜攤子上的苦活累活,我全包了。

10

一段時間後,看那些人也沒找來,我就在菜攤上幫忙賣菜,也很快學習了一些這個城市的講話習慣。

鐘琴每天照顧爸爸,做飯,做家務,閒暇時間,她就看書自學,我很佩服她,我想起了姥姥跟我說過,做人要自立自強,別人才不會一直欺負你。

鐘琴跟我說,買菜不是長久之計,我最好也能學個一技之長,我答應了,但是一直沒找到學什麼。

內容未完,請點擊「第2頁」繼續閱讀。

責任編輯:楓葉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