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把你的嫁妝送給你舅都是應該的。」扶弟魔親媽,毀了我的婚姻

2021-09-19     楓葉飛     反饋

「把你的嫁妝送給你舅都是應該的。」扶弟魔親媽,毀了我的婚姻

01

鬧騰了一天的婚禮終於散場了,肖艷腰酸背痛的回到了自己的新房,原本還在床上醉意朦朧的陳勇一看見她進來,立馬翻身坐了起來。

肖艷瞬間明白,嗔笑著瞪了他一眼,說:「真有你的!裝醉!」

陳勇笑呵呵的上前來摟著肖艷說:「還沒跟我媳婦兒洞房呢,哪能真醉,就等你回來一起算帳呢。」

肖艷看著滿床的紅包和禮單頭都大了,拎著睡衣皺眉說:「我太累了,咱明天再算吧。」

陳勇一看確實也沒狀態的媳婦,吧唧親了一口說:「那好吧,你去洗澡,這點小帳我來算就行了!」

肖艷邊洗澡邊聽見噼里啪啦的計算器聲,還有陳勇自言自語的對帳聲。

洗完澡一出來就看見陳勇一臉興奮:「媳婦兒,除去辦酒席的錢,咱還賺兩千,你把嫁妝錢拿出來,我把這兩千放一起,咱明天去把車提回來!」

肖艷皺緊了眉頭,這才想起來,那嫁妝根本沒在自己手裡啊!

結婚之前,兩家人商量好了,陳勇家買房買家電辦酒席,肖艷家出十萬嫁妝買車,可是從昨天到今天,肖媽一點沒提這事兒。

見肖艷沒說話,陳勇遲疑著開口:「怎麼了媳婦?」

肖艷低著頭說:「我媽……我媽沒把嫁妝給我。」

這話一出,陳勇也愣住了,這是當時說好的啊,怎麼現在……?

想到那個精明的丈母娘,陳勇心裡也有點沒底了,看著肖艷結結巴巴的開口:「媳婦,你媽該不會打算把這錢吞了吧……」

肖艷一聽這話可惱了,她把手上的毛巾扔在凳子上沒好氣的說:

「說什麼呢你?今天都忙忙碌碌的,誰想著你要的這麼著急,我明天找我媽拿回來不就行了!」

見肖艷生了氣,陳勇趕快蹭過來,連哄帶安慰的,好不容易才把肖艷逗笑了。

「把你的嫁妝送給你舅都是應該的。」扶弟魔親媽,毀了我的婚姻

02

第二天一早,肖艷就準備出門去她媽那說這筆嫁妝的事,結果又被婆婆攔住了:

「小艷,你這剛結婚按規矩是不能回娘家的呀!都說婚後第三天才能回門,咱家可是很講究這個的。」

婆婆話沒說完,肖艷就聽明白了,一天到晚神神叨叨的婆婆這是害怕自己破了他們家的風水,可是不回去拿嫁妝錢,車怎麼辦?

當時定的時候,人家就說那是個新款,只能留一個星期,這都三四天過去了,要是再拖,萬一賣出去怎麼辦?

「媽,我也不是要回娘家,只是回去拿個東西,拿完我就回來了。」

肖艷儘量語氣溫和,不想新婚第一天就跟婆婆發生矛盾。

不料婆婆卻不依不饒,說什麼都不讓肖艷回去,沒辦法肖艷只好說自己是回去拿嫁妝。

本以為實話實說婆婆就能放過自己,沒想到一聽嫁妝還沒到手,婆婆立刻就炸了。

跳著腳問肖艷家是什麼意思,說好的十萬嫁妝,為什麼婚都結了,一毛錢都沒見到,這不是騙婚嗎?

一來二去肖艷脾氣也上來了,嫁妝只是沒拿到手,誰說不給了?

再者說這嫁妝也是自己娘家給的,用來買車也是她跟陳勇的事,婆婆憑什麼指手畫腳?

想到這,肖艷乾脆直接硬著脖子開口:

「媽,我都跟您說了,我現在回去就是去拿銀行卡的,昨天婚禮大家都忙,我媽也只是忘了,您不能因為這件事就對我們家人人身攻擊吧?」

婆婆鬥雞似的瞪著肖艷毫不示弱道:「要不是你媽那德行,我至於這麼說她嗎?!」

一句話把肖艷釘在了原地,臉上也是一陣白一陣紅,最終她還是把話咽進了肚子裡,轉身直接出了門。

回到娘家,肖艷媽見到她一點驚喜都沒,反而是一副見了鬼的樣子:「這這這……新婚第一天,你咋跑回來了呢?」

「把你的嫁妝送給你舅都是應該的。」扶弟魔親媽,毀了我的婚姻

03

肖艷心底一沉,看著她媽直接開口:「媽,我的嫁妝呢?」

肖媽避開她的眼睛說:「你這哪有姑娘家新婚頭一天就跑回來的,你也不怕你婆婆說閒話,到時候再連帶著還說咱們家沒家教呢!」

肖艷皺緊眉頭,心裡預感不對,繼續開口:「媽,我在問你話呢,我的嫁妝到底在哪?」

見肖艷語氣變得有些冷硬,肖媽面上也不好看,說:

「你聽聽你自己說的這什麼話?我是你媽!生你養你一場,你還舔著臉找我要嫁妝?真是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!」

她越是這樣惱羞成怒,肖艷就越覺得不對勁,這嫁妝,一半是她自己存的,一半是她爸給她存的。

當初定下這十萬塊錢的時候,他媽答應的十分痛快,怎麼現在反過頭這麼激動了?

肖艷看著她媽一字一頓的開口:「媽,我不是來跟你吵架的,嫁妝到底在哪?你要是不說我就找我爸去了!」

見肖艷搬出了老爸,肖媽也知道自己瞞不住了,只能沒好氣的開口:「你舅舅的房子要裝修,錢借給他了。」

聽見這話,肖艷大腦裡面的神經啪嗒一聲就斷了,她媽接著說:

「我想著你那嫁妝反正也不著急用,就先借給你舅舅應應急也沒什麼的,不管怎麼說,那都是我親弟弟,他都跟我開口了,我總不能坐視不管吧?而且他也是你舅舅,孝順他也是你應該做的……」

「把你的嫁妝送給你舅都是應該的。」扶弟魔親媽,毀了我的婚姻

04

一開始肖媽還挺愧疚的,說到最後,竟越發的理直氣壯了起來,聽得肖艷一肚子鬼火,拍桌就站了起來:

「媽!您還是我親媽嗎?那錢當時說好了,是我的嫁妝,要用來給我和陳勇買車的!」

肖媽也不甘示弱,開口就是一頓罵:

「那錢說到底也是我們老肖家的錢,當初陪這十萬嫁妝,我就覺得不合適,憑什麼我們賠了一個姑娘,還要再賠十萬塊錢?我們家是該他們家的還是欠他們家的?

再說了,就算你嫁了過去,人家誰會拿你當自家人?你姓肖不姓陳!

這邊的可是你親舅,你舅舅裝修房子這麼大的事情,用一下你的嫁妝怎麼了?你告訴我怎麼了!」

看著肖媽理直氣壯的嘴臉,肖艷肺都快氣炸了。

從小到大,她媽眼裡永遠都只有她娘家人,小姨的事,舅舅的事,她都大包大攬了過來。

舅舅去年買房,她媽二話不說把家裡的存摺銀行卡都翻了出來,要不是他爸死命攔著,她媽早全數奉上給她舅了。

「把你的嫁妝送給你舅都是應該的。」扶弟魔親媽,毀了我的婚姻

05

只是她再怎麼也沒想到,她媽幫她娘家幫到連自己閨女的嫁妝也要拿。

肖艷看著她媽的臉,突然就覺得好陌生。

二十多年來,她不止一次懷疑自己到底是不是親生的,為什麼在她媽心裡,她的所有娘家人都能排在自己前面。

「我是你的親女兒啊!你有沒有想過你把我的嫁妝這樣借出去,我在陳勇家怎麼抬得起頭!你有沒有想過我的日子以後又該怎麼過!」

內容未完,請點擊「第2頁」繼續閱讀。

責任編輯:楓葉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