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嫁妝錢給婆婆買養老金,她卻背著我給小姑子買房

2021-09-19     白嘟嘟     反饋

我的嫁妝錢給婆婆買養老金,她卻背著我給小姑子買房

婆婆喊著要請客,真的嚇了我一跳。我和老公趙航結婚6年了,在外面吃飯的次數屈指可數。婆婆像今天這麼大方還真的很少見。

既然她已經說話了,我們就去吃吧。婆婆選的地方談不上高檔,至少比家門口的那家麵館要好些。她還安排了一個包間,我們家三口,小姑子和男朋友,婆婆公公,簡單的一餐家宴。

婆婆心情很好,臉上一直洋溢著笑容,中間不斷輪流給我們夾菜。大家開心的時候,婆婆拿起酒杯,非要敬我一杯。我受寵若驚。

婆婆說一定要好好感謝我。要不是我堅持讓她買養老保險,她今天每個月都不會拿養老金。

儘管每個月的錢不多,但好歹等到哪天我干不動了,不用伸手向你要錢。

公公也在附和,說我做得好,做得對,說我們辛苦了這麼多年。公公伸手拿起酒杯沾了一口酒,無比知足地說。

公公還說小姑子趙柳芳也碩士畢業了,工作也有,馬上就要結婚了,他們也算是完成了任務。

一頓飯,在全家的笑聲中度過。

我的嫁妝錢給婆婆買養老金,她卻背著我給小姑子買房

第二天,婆婆又拿起掃帚開始上班了。我驚訝地問她:媽,你每個月都開始領養老金了。你為什麼要去工作?你的身體也不好,可以休息一下。

婆婆笑著說:我還能做,這樣我就可以鍛鍊了。我和你爸爸合計了一下。你還沒買房。趁著身體好,我們再干幾年。

那時,感動得我淚流滿面,婆婆還笑著說都是一家人,買了房子我們不也是要和你一起住嗎?

聽了這話,我更有活力了。工作不忙的時候,我會登錄二手房網站,看一些房產信息,努力找到性價比高的房子。畢竟大家賺錢都不容易。

我和趙航結婚後,一直租在這個城中村的二樓,租金不高,面積也很大。婆婆和公公住一樓,我們住二樓,小姑子趙柳芳偶爾回家,也有地方住。

只是苦了老公趙航,每天上班都要穿梭大半個城市。平常還好,遇雨陰天,路上堵車,要早起兩三個小時,這樣有時還會遲到。

剛結婚的時候也想早點買房。只是我和趙航當時剛大學畢業,收入不高,父母也不能指望。我只能把這個想法埋在心裡,默默奮鬥。

我們結婚第二年,小姑子趙柳芳也大學畢業,找了份工作。可能是她不開心吧,一心想著辭職考研。

婆婆急得抹起眼淚,她和公公都沒有固定的工作,一直靠打零工,供兩個孩子上學。本來以為趙柳芳大學畢業後,他們可以鬆一口氣,不用那麼辛苦。

趙柳芳鐵了心要考研,那段時間家裡鬧得特別不愉快,回家就冷戰,我連二樓都不願下。

趙柳芳鬧得厲害,趙航有些看不下去跟我商量,我們每年給她一些生活費,這樣也能減輕父母的負擔。

說到底,趙柳芳是去上學,也不是做別的事,她懂得提升自己,也不是壞事啊,我也同意了。

那時候我已經懷孕了,又要養娃,又要負擔趙柳芳的生活費,買房的心思也就淡了。

幸運的是,趙柳芳爭氣,考上了一所好大學。讀了三年研究生,她成功找到了自己喜歡的工作。現在她戀愛了,男朋友個人條件也不錯,公婆現在很滿足。

我也順利生了孩子。現在孩子快三歲了。幼兒園很容易上,在家門口找一個就可以了,但是小學初中呢?

如今競爭如此激烈,即使我們買不起好的學區房,也要盡力給孩子提供一個好的學習環境。

這些年來,我和趙航都是早出晚歸,能夠加班就申請加班,無非是想多掙點錢。人生我們也是省吃儉用,連衣服都是手洗,怕浪費水電。

偶爾出去吃飯是奢侈品,尤其是孩子。兩歲多的孩子一聽第二天能出去玩,能興奮一個晚上。有時候還特別問我,媽媽出去玩,能不能在外面吃飯。只要我表現好,你能帶我去操場玩嗎,讓我覺得對不起孩子。

我只能安慰自己,我這樣省錢,就是為了買房,以後能給孩子更好的教育。現在婆婆已經領了養老金,公公的身體堅韌,沒有後顧之憂。這不是買房的好時機嗎?

我的嫁妝錢給婆婆買養老金,她卻背著我給小姑子買房

經過網上和房產中介的推薦,我和趙航花了將近半年的時間,終於敲定了我們工作單位附近一個老小區的緊湊三居室,面積不大但設計合理。 經過我和趙航的多次討價還價,最終敲定的價格也合適。

在我和趙航興致勃勃地把這件事告訴公公和婆婆的時候,公公很高興,一直說他們這麼老了,終於可以住上自己的房子了。

趁大家開心的時候,我說既然大家都沒有意見,我就簽合同交押金。

趙航也在附和,此時公公還急著催促婆婆,讓她把老兩口攢下來的錢,趕緊拿出來。

以後這房子我們也要去住,雖然我們拿不出多少錢,但也要表示一番。公公邊說邊讓婆婆拿出銀行卡。這時婆婆卻沒有了往日的神氣,在一旁猶豫不決,公公說的話,她似乎沒聽見。

在公公催促她幾次之後,婆婆似乎鼓足勇氣,用盡力氣,大聲對公公說:家裡哪裡有錢?你們不當家怎麼知道油鹽醬醋貴,這家老小吃喝拉撒不花錢啊?

婆婆突然喊得一聲,真的嚇了我們一跳。如果把公公的性格放在過去,婆婆喊兩聲他就不再說話了。但是今天和以前不一樣了,買房這是大事,公公卻不依不饒。

我和趙航擔心他們會再次吵架,並迅速向公公解釋說,我們的錢足夠支付首付。不過沒想到,公公這次如此堅定,一直嚷嚷著他們有錢,有準備地幫我們買房子。

經過公公的反覆堅持,婆婆終於撐不住了,我手裡真的沒錢了,錢我都給了趙柳芳。

公公還是不信,問婆婆,你每個月的養老金呢?我也給你每個月掙的錢。最近沒有花錢的地方。你手裡怎麼會沒錢?

沒想到的是,一向老實巴交不問家事的公公,今天竟然在這件事上如此執著。今天如果不說清楚那架勢這件事,誰也過不去今天一般。

婆婆被迫著急,眼淚也掉了出來,這才道出真相。

錢,她真的給了他們的寶貝女兒趙柳芳。本來趙柳芳也要準備結婚了,結婚就要買房子,在趙柳芳的苦苦哀求下,婆婆一時心軟,就把錢給了她,還答應她每月為她減輕負擔,用養老金幫她還房貸。

公公一聽就直接揮手,要不是趙航跑得快擋住了,那巴掌怕是要落到婆婆臉上了。

婆婆哭著說:孩子來找我好幾次了。我不想讓她在婆家吃不下。我不也是為了孩子!

公公氣得渾身發抖,你真糊塗啊,你忘了你當時交養老金的錢,還是你媳婦的嫁妝錢!你為什麼不和我商量,你女兒不容易,你兒子媳婦容易嗎?!

話還沒說完,公公就大口喘著粗氣,臉色通紅,身體不由自主地向一邊倒去。看到公公的情況,我們都嚇壞了,婆婆嚇得哭了。

趙航反應迅速撥打了120,又是一番雞飛狗跳的樣子,等到晚上,我一個人在家陪孩子,趙航才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家。

公公得了急性腦梗塞,幸好醫院去得及時,否則後果不堪設想。

我的嫁妝錢給婆婆買養老金,她卻背著我給小姑子買房

趙航獨自趴在二樓的欄杆上。多年的風吹日曬,欄杆一年到頭都沒人打理,甚至在晚上也能感覺到上面斑駁的銹跡。看起來他很累,他一直對我說對不起,他對我說對不起,對孩子說對不起。

內容未完,請點擊「第2頁」繼續閱讀。

責任編輯:白嘟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