斗敗小三後,我也和渣男離婚了。

2021-09-19     楓葉飛     反饋

斗敗小三後,我也和渣男離婚了。

小楊是我以前的同事,因為他媳婦兒長期幫扶娘家,偷偷塞錢給弟弟補窟窿,他差點離了。最後逼的他媳婦兒回去跟爹媽把錢要了回來,他才原諒了她。誰料到,小楊的情人居然也是個挨千刀的資深扶弟魔,竟把小楊給她買的房子過戶給了她弟。

小楊當初買這房子,就是為了跟情人有個秘密的小窩。對方說她是不婚族,這輩子只一心一意的跟著他,小楊一激動,房本直接下到情人名下了。哪知道才住進來沒倆月,情人就背著他把房子過戶給了她弟,氣得小楊是直跺腳。

情人一看他這臉色,哭的是淚水漣漣,說:「我自掏腰包再租個房子,你隨時都可以來,我照樣把你伺候的舒舒服服的,難道我死心塌地跟你一輩子還不值一套房錢嗎?你要實在捨不得,我還給你,咱倆一刀兩斷。」

一聽「一刀兩斷」,小楊頓時啞火了。他勸自己,本來也是給她買的,不管她是自住還是給她弟,都是她欠了他一輩子的債。她心裡記著他的好,以後加倍補償他,不也挺好嗎?

為此小楊還算了一筆帳,就算情人陪他十年,一年也才合十萬塊錢,一個月不到一萬,一天就按30算,他也不賠,想到這,他心裡也平衡了。

因為花了一套房子錢,小楊覺得非得加倍睡回來才划算。這就跟花了大價錢吃自助一樣,不吃到扶牆出去都對不起自己。好在情人還算有良心,對他比以前更加溫柔體貼了,在那事兒上十八般武藝全都使上了,總算將他的憤懣漸漸給撫平了。

然而好景不長,才一年不到,他便感覺到情人的異樣。以前她像宮裡的妃子一樣每天洗漱乾淨了等著他來寵幸,現在她一天到晚接不了兩個電話,時不時還背著他給人發微信。

這是明顯要被綠的節奏啊!小楊覺得自己就好像在會所花十萬辦了張頂級貴賓卡,結果得到的卻是和兩千塊錢普通會員一樣的服務,這誰受得了?再三追問之下,情人乾脆承認了:她又交了個新男朋友。

情人數學也不差,她細算了一下,按現在的包養價,她陪了他兩年,他其實還是賺的。再者小楊有家室,工作也體面,總不會為了討回這套房子跟她魚死網破,對簿公堂吧。光腳的不怕穿鞋的,她賭的就是他不敢。

小楊確實是不敢,他縮在被窩裡氣紅了眼睛,咬破了舌頭,攥著兩隻拳頭不知道往哪發力。他心裡明白,要討回這套房子,那就得打官司。

這樣的話姦情就會暴露,真相就得揭穿。媳婦兒不砍了他?親朋好友怎麼看他?同事領導怎麼看他?他在公司還怎麼混?拋開這個不談,就算他去告,勝算也不大。

可他媳婦兒也不是傻子,丈夫不對勁兒成這樣,她怎麼可能不當回事兒?於是留了個心眼兒,時時盯著小楊。果然一天夜裡,小楊偷偷和情人在電話里為房子的事爭執時,被她聽了個乾乾淨淨。

在小楊媳婦兒的追問之下,小楊聲淚俱下地把他被情人騙的事全交代了,哪知媳婦兒竟然說:「我不怪你,你們男人反正沒一個好東西,眼下最要緊的是把房子追回來,你把轉帳記錄,給她花錢的證據,全都整理好交給我……」

在小楊提供了全部給小三買房的證據之後,他媳婦兒一紙訴狀將小楊和情人雙雙告上法庭,稱買房的錢屬於夫妻共同財產,小楊無權擅自用於給他人買房,申請贈與行為無效。

證據充足,律師給力,小楊媳婦兒勝訴,法院判決情人的弟弟退還不當所得的那套房子。然而,拿回房子的小楊還沒來得及高歌一曲,就收到了一份離婚起訴書。

小楊渾身上下每個毛孔都在打顫:「老婆,你這是幹什麼呀?我都認錯了,房子也拿回來了,你怎麼要跟我離啊?咱不是說好……」

小楊媳婦兒無情打斷他:「說好什麼?我說了會繼續跟你過嗎?我不放軟態度,讓你安心,你能交代的那麼清楚嗎?那房子至少也有我一半兒呢!現在是我幫你要了回來,你還得謝我!」

小楊媳婦兒抹了把淚,繼續哽咽道:「當初我貼補娘家,一次次給我弟填窟窿,你氣的要和我離,我為了你,為了咱們這個小家,我跟他們鬧翻,決裂,我不後悔。今天和你離了,我照樣不後悔,人只有沒心沒肺的為自己活才能輕鬆。」

短短數年,她竟經歷了人生中的兩場重頭戲,前半場斬落讓自己長久陷入困頓的原生家庭,後半場踹掉了充滿了謊言與背叛的惡臭婚姻。雖身心俱疲,卻無怨無悔。

斗敗小三後,我也和渣男離婚了。

責任編輯:楓葉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