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公和前妻的女兒住進來一年,我們就離婚了

2021-09-19     楓葉飛     反饋

老公和前妻的女兒住進來一年,我們就離婚了

01

金波有些為難又有些討好地對我說:「璐璐媽今天找我商量,想讓孩子以後搬過來跟咱一起住。」

金波是我的二婚丈夫,璐璐是他的女兒,今年剛滿13歲,當初他們離婚,女兒跟了她媽。聽金波這意思,璐璐並非是小住,而是長住。

我問原因,他說:「因為我們住的房子屬於學區房,璐璐在這讀有助於將來考高中,不然的話分數線要高出20分。」

聽著確實是十分正當的理由,更何況是人家親女兒,我有什麼理由反對,只能點頭。

見我答應他又補充道:「孩子現在正處在青春叛逆期,要是有什麼不懂事的地方,你多擔待,別跟小孩子一般見識。反正她最多住三年,考上高中就住校了。」

要說青春叛逆期的孩子,我16歲的兒子劉嘉,更是讓我頭疼,除了學習,其他是樣樣不落。金波性格溫厚心胸豁達,對於兒子的種種過分行為,他一向都不予計較,這也讓我打心眼裡感到欣慰。

金波條件不錯,相貌堂堂,在一家公司做管理層,有房有車。雖然離過婚,可孩子畢竟沒有跟著他,再婚也好找。而我帶著一個十幾歲的兒子,一般男人一聽就沒下文了,可金波在這點上很能接受我的條件。

雖然都說半路夫妻擱夥計,彼此都打著自己的小算盤,可我是真心誠意和金波過日子的,也願意把他女兒當自己孩子疼。

老公和前妻的女兒住進來一年,我們就離婚了

02.

璐璐長相甜美愛打扮,性格乖巧,雖然沒有明顯表現出對我的敵意,但態度也比較冷淡,一直和我客客氣氣的。但是漸漸地,我發現這孩子心眼兒特多,有些事情做得讓我心裡很不舒服。

這天我和金波帶她去買衣服,她喜歡那些特別艷麗的服裝,我覺得她還是個學生,這種衣服不適合她,就以自己眼光給她挑了幾身,可她都以這理由那理由的不肯要,無奈,我只能讓她爸給她挑。

等穿上她爸給她挑的衣服,立馬興高采烈地和她媽視頻,說是爸爸挑的,讓她媽給參考參考。我聽見視頻那頭她媽夸著「爸爸眼光真好,女兒穿上特別漂亮「之類的話,人家一家三口其樂融融的聊著,我仿佛一個外人,尷尬地坐在一邊等著。

這還不算,每次和她媽視頻,她都要挑在我們一家人吃飯時,告訴她媽今天爸爸給她做什麼好吃的了,又給她買什麼了,還讓她媽看她爸此刻在做什麼,然後撒著嬌的讓爸爸給媽媽說幾句,母女倆一唱一和的。每當這時,我都覺得好尷尬,走也不是,坐也不是。

兒子本來就不喜歡金波,現在又多出個天天一副女主人姿態的妹妹,所以更加惱火,實在不想聽就把碗狠狠往桌子一放走人了。對此我只能和金波說:「孩子不懂事,你也別見怪。」他總是樂呵呵地說:「小孩子,沒事的。」

老公和前妻的女兒住進來一年,我們就離婚了

03

直到後來我發現,這孩子是層出不窮的在她爸跟前演戲,去年疫情時,因為學校不開課,她就去她媽那裡住了。

這期間我因為腰疼的老毛病犯了,疼得起不來,金波正好在家辦公,照顧我也方便,可能是金波和她視頻時無意中說的,這孩子就知道這事兒了。

果然,第二天他前妻可打來電話了,急匆匆地說女兒發燒了,又不敢去醫院,怕到那給隔離了,讓金波趕緊過去看看怎麼辦。

我一聽也著急,但是他去了也解決不了問題啊,眼看金波是坐立不安,我說你要不過去看看吧,有事搭把手,沒事也放心了。

沒想到這一去,住了半個月才回來,他女兒就是因為晚上暖氣太熱,蹬被子受涼了,有點風寒感冒。但是不知道怎麼地就讓小區物業知道她家有發熱病人了,這下好了,全部就地隔離,金波想走也走不了了。

多麼無懈可擊的事件,我真的說不出哪裡不對,但就是覺得不正常,金波回來後我和他冷戰了幾天,為了讓我消氣,他找女兒談了談,怎麼談的我不知道,但是從此之後,他女兒就不故意在我跟前顯擺他們才是一家三口了。

打這之後他女兒看我的眼神都帶著恨,仿佛是我拆散她爸媽似的,我只要一和金波提,他就說我想多了,璐璐才是一個13歲的孩子,她能有什麼心思。甚至覺得我無理取鬧,容不下一個孩子。

說得多了,連我都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想多了,可是接下來發生的一件事,徹底成了壓垮我和金波婚姻的最後一根稻草。

老公和前妻的女兒住進來一年,我們就離婚了

04

這天晚上吃完飯,我們都正在看電視,璐璐突然小聲地問我:「阿姨,你最近有沒有收錯內褲?」「沒有啊,是不是你放到哪裡忘了?仔細找找。」

這時璐璐的小臉漲得通紅,低著頭說:「我前幾天看到劉嘉在陽台收衣服,會不會是他收走了?」怎麼可能?那混小子除了不愛學習,打架貪玩,他還不至於做出這麼噁心的事。

正當我馬上要反駁時,璐璐說:「阿姨,要不我和你一起去他屋裡找找吧,我自己不好意思問他。」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,我說好吧。

劉嘉正在屋裡打遊戲,看見我們進來一臉的不耐煩,我問他:「你有沒有收衣服時把妹妹衣服收了?」劉嘉瞪了一眼璐璐,說:「我收她衣服幹嘛?我神經病啊!」「沒有就沒有,好好說話。」

這時璐璐說:「阿姨,我能不能自己找找?」「沒事你找吧,你哥屋比較亂,你別嫌髒就行。」璐璐打開劉嘉的衣櫃,在一堆亂糟糟的衣服中翻了幾下,竟然真的翻出兩條內褲。我的天啊,「這是怎麼回事?」我氣的質問劉嘉。

聽到聲音金波也跑了過來,看到手裡拿著內褲抹淚的璐璐,立時明白怎麼回事了,上來揪住了劉嘉可要動手,我趕緊拉住他,「先問清楚再說,我覺得劉嘉做不出這事。」

「你兒子什麼下流事做不出來。」金波惱怒地喊道。我愣住了,也驟然明白他這話什麼意思了。

老公和前妻的女兒住進來一年,我們就離婚了

05

前段時間我發現劉嘉手機里有很多性感的美女圖片,就把這事兒給金波說了,他還勸我男孩子到這個年齡,對男女之事好奇很正常,叫我不要過度擔心。

我想想也是,於是就作罷了。然而,之前在金波看來完全正常的現象,居然成了此時劉嘉的罪證。

看著一臉憤怒的金波,我張了張嘴,最終什麼也沒說出來,我也對兒子產生了懷疑,畢竟這孩子從我和他爸離婚,他是真的不和我交心,也越來越反叛了。

我聲音有些嘶啞:「到底是不是你做的?」

他看著我,「不是。」我還抱著一絲希望「會不會是你收錯了?」「我再說一遍我沒拿她衣服,我也肯定我沒收錯,誰知道怎麼跑我柜子里了?說不定是她賊喊捉賊呢?」

話音剛落,金波一拳打在了他臉上。我兒子臉被打得歪向一邊,身體也有些趔趄。足以可見,金波手下根本沒留情,應該是用上了大部分力氣。

內容未完,請點擊「第2頁」繼續閱讀。

責任編輯:楓葉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