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歲那年,堂哥向我伸出了他惡魔的爪子

2021-09-19     楓葉飛     反饋

13歲那年,堂哥向我伸出了他惡魔的爪子

13歲那年,堂哥向我伸出了他惡魔的爪子

01

今天聽到一句話:「如果你有個女兒,在她考上大學之前,上下學一定要接送她,因為我們不知道她在路上會發生什麼事。」

我講一下自己的經歷吧,我在家排行老二,小時候因為計劃生育被我爸爸放在老家跟著奶奶。老人嘛,帶孩子不講究,能吃飽穿暖,不凍著捂著,生活上的小細節他們也很難注意到。

二伯家有個和我同歲的女兒,我們倆既是堂姐妹,也是親密無間的小夥伴。我奶奶晚上愛在他家打牌,我就和堂妹在一邊玩,有時候她們打牌太晚了,我就直接睡在二伯家了。

一直到小學畢業,我爸看我越長越散漫,老家教育水平也跟不上,就決定把我接回市裡去讀書了。我內心很是捨不得從小玩到大的堂妹,於是在走之前我索性住二伯家了。

可是我沒想到,惡魔的爪子也在慢慢向我伸來。

02

這天早上我睡的迷迷糊糊,感覺到有人動我,起初我還以為是做夢,但隨著越來越清晰的呼吸,還有真實的觸感,我突然意識到這不是夢。

我一睜眼堂哥正在脫我衣服,我穿的是睡裙,已經被他輕輕的掀到肚皮上了,此刻正在輕輕的脫我裡面的貼身衣服,這才驚醒了我。

人在驚恐之下的爆發力還是很強的,我大叫一聲,一腳把他從床沿踹下去了,一骨碌爬起來鞋子沒穿就跑了。跑到院子裡時看到我堂妹才從廁所睡眼惺忪的出來,她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。

當時也就是早上6點多,夏天天亮的早,我二伯和二大娘趁早上涼快下地幹活了。我跑回家時奶奶還沒起床,我拍門拍的手都是哆嗦的。

這種感覺我到現在依然記憶猶新,家門就在眼前,尚且無助到絕望,生怕他再追來。那一年,我13歲,已經懂事了,他比我大7歲,完全具有民事行為能力了。

03

我一進門哭的稀里嘩啦的,奶奶問我怎麼了,我說堂哥掀我衣服,欺負我。可是她並沒有當回事,只是嘴上臭罵了堂哥兩句,說給我鬧著玩呢!

我內心的恐懼還是不能散去,我害怕他這次沒得手,看我好欺負,下次更膽大,畢竟誰也不敢保證還有沒有下次,或者我還能逃脫。

我就給我爸打了電話,我爸立馬開車回來了。他家都沒回,直接把車往二伯家門口一堵,拿了一條鋼絲繩和一根鋼筋棍進去把大門反鎖了。

我奶奶看到我爸開車往二伯家去了,才意識到出事了,趕忙讓人去地里叫二伯了。我在外面只聽見我堂妹不停的哭喊著「叔叔你別打我哥了。」奶奶喊堂妹把門從裡面打開,可我爸已經從裡面把門鎖死了。

等我二伯火急火燎的趕回來,把門鎖砸壞了才算進家。此時堂哥已經被我爸打的滿身滿臉都是血,躺在地上疼的邊叫邊求饒,手也被我爸用鋼絲繩反綁住了,我爸還在拿鋼棍使勁的打他,鐵了心的要把他打殘廢。

04

其實我爸生這麼大的氣一方面是因為我被他這般齷齪的欺負,一方面也是他從小我爸就很疼他,寒了我爸的心。

二伯家經濟條件不太好,堂哥小時候不知道得了一場什麼病,那時候才90年代,我爸一把給他拿出十幾萬,這錢都沒要過,現在他卻辦出這種事兒。

後來二伯一直在我家廠里幹活,等於廠里的二把手了,但是我爸又從外面聘請了一個師傅,二伯和他在很多方面意見不合,倆人一直鬥來鬥去的,有次我爸實在煩了,就說讓我二伯以後回家歇著吧,廠里不用來了。

打這以後,堂哥就恨上我家了,我記得有一年過年,我爸帶我們去廠里放鞭炮,到那一看廠門口被貼著白紙,寫著罵我爸的話。一看內容就是替二伯鳴不平的,但我爸覺得他還是個孩子,也沒跟他計較。

再後來他約了一群混混,在我姐晚自習放學的路上,劫著我姐動手動腳,還是我姐同學跑回來報信兒他們才嚇跑了,為此我爸給我姐轉了學,送到寄宿學校。

最後一次,他不知什麼時候偷偷潛進我家把車鑰匙偷走了,但是他不會開,就找了個混子,讓他偷我家車。這次事件我爸報警了,警察根據小偷的口供知道了是他。

從這之後兩家就徹底不再來往了,我在老家也純粹是因為沒辦法,我爸想著他不至於對我一個小他這麼多的妹妹怎麼樣,何況我奶奶還看著我呢,結果還是發生了這麼讓他氣憤又後怕的事。

05

二伯看我爸已經打紅了眼,自己兒子又成了那個慘樣,上來就和我爸打了起來,最終被左鄰右舍拉開,才結束了這場鬧劇。事後我爸非要把他送派出所,可是家族裡長輩都不同意,他們覺得只要不交給公家,這就是家事。

一直到現在,我們再也沒有來往過,後來二伯去世,我爸還是去了,說到底,兩人真沒有什麼深仇大恨,就是堂哥那個混蛋,做的事太傷人了。

這些年我都沒有回去過老家,我二大娘到處罵我是個惹事精,說是我自己要住在她家裡的,還說如果不是我給我爸告狀,也不會出這麼檔子事,總之都怪我。

當時的我聽了這話只覺得害怕和委屈,卻不知道如何為自己辯解,好像自己真的捅了簍子,現在才明白,是她們三觀有問題,該怪的是始作俑者,而不是我這個受害者。

就算我住在他家,也不是他作惡的理由,如果我不給我爸告狀,也許他不會被打,但他一定會抱著僥倖心理,將來做出更大的惡。

06

曾經看過一部韓國電影《素媛》,這部電影講什麼,有多火,我就不多說了,我只講講我看的感受吧。

我是分了三次看完的,我是個笑點和淚點都很高的人,可是當看到小女孩兒被找到時的情景,我好想衝進去抱起她,恨不得立即手刃了那個混蛋。

後來看到素媛爸爸為了讓她開口說話,扮成她最愛的卡通人物,每天陪她,逗她開心。當他把頭盔摘下來的時候,滿臉的汗水,我又卡在這哭了,不過這次是感動的哭。

如今社會文明在進步,法制在健全,但是在陽光照不到的地方,依然有人如陰溝里的老鼠,盯著每一個過往的行人。

我們能做到,就是保護好自己。遇到這樣的事,立即報警,絕不姑息。當然,我爸當時的應激反應也不恰當,對於這樣的人,我們絕不可用私刑,也許一時泄憤了,但是產生的後果也是不良的,審判他的,自有法度。

責任編輯:楓葉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