兒媳趕走公婆,房子我買的,孩子是我父母帶的,你們有什麼臉住?

2021-09-12     宗先紀     反饋

高樓大廈,車來車往,空氣里都漂浮尾氣的味道。

可是對於62歲的陳金花和她的老伴劉武來說,一切都是新鮮的,可是卻又是悲傷難過的。他們想在兒子家長住,讓兒子給養老了,可是兒媳婦卻不願意。所以陳金花一邊哭一邊鬧。

「劉大寶,你不認你爹媽了嗎,你居然趕我們走,還有你許樂作為兒媳婦不應該孝順公婆嗎?你們就這麼做人的嗎?」

陳金花情緒激動以還拿起身邊的杯子、碗直接摔倒了地上。

「你們住幾天可以,但是長住不行,我們生活習慣不同住在一起不方便!」兒媳許樂很是冷靜地說著。

「不方便,你就讓我們趕緊回去,我們住的是我兒子家裡,還輪不到你說話,我們就是不走了,我們就在這裡養老了!」

陳金花指著兒媳許樂恨不得吃了她。

「這是我的家,我說的算,我就是不讓你們住,就是不給你們養老,趕緊走!」

許樂忍不住大喊著指著公婆,她已經忍無可忍了。

「我們就不走,這是我兒子的房子,我兒子的家,孫子孫女都是留著我們劉家的血。你才是外人,你沒有話語權,要走的也是你!」

陳金花說著就要去推兒媳婦,被劉大寶給攔住了。許樂氣得直接回房間找東西。

兒媳趕走公婆,房子我買的,孩子是我父母帶的,你們有什麼臉住?

其實許樂不願意給公婆養老也是有原因的。這一次他們是不打招呼就來了,而且來了各種的個作妖,不僅打亂了他們生活節奏,甚至把家裡也倒騰得不像樣子,本想他們待幾天就回去了,誰知道他們不打算走了,還要在這裡養老,許樂怎麼可能同意。

許樂拿了房產證直接只給公婆看。

「這房子是我的,上面是我的名字,所以我有權不讓你們住在這裡!」

陳金花和劉武一看房產證上只有兒媳婦許樂的名字,卻沒有兒子的名字很是詫異。

「這不是結婚的時候買的,怎麼就你的名字,沒有我兒子的名字!你個狐狸精,不想養我們,還想著把房子都獨吞了!」

「獨吞?這就是我的房子,我婚前全款買的,沒你們的份,你們也一分錢沒出過啊,再說了孩子是姓劉,是我和劉大寶的。你們一天都沒有帶過,現在老了讓我給你養老,你們怎麼想的那麼美那?」

陳金花更氣的了,又想著各種鬧騰。可是說起這件事情許樂更是氣,當初他們結婚的時候,陳金花就不同意,一分錢不給,所以許樂的父母才給他全款買房。後來許樂想可能也沒什麼錢,也就算了。

等到他們有了大女兒的時候,想著讓公婆幫忙帶帶吧,可是陳金花卻說:『我們沒時間,還有啊我們文化低,帶不了孩子!』就這樣不來了。

孩子還是許樂的父母帶起來的。

現在孩子大了,陳金華和劉武老了,都62歲了,感覺身體不行了來兒子家,讓兒子養老了,許樂怎麼可能願意那。

「我兒子家,我就是要住這裡,你們就是得給我養老!」

兒媳趕走公婆,房子我買的,孩子是我父母帶的,你們有什麼臉住?

陳金花還是在做最後的抵抗,許樂根本無法忍了,住這裡幾天就開始指責許樂花錢,亂買東西,又指責許樂不做飯,不幹活,甚至還嫌棄許樂不照顧他們。

許樂怎麼可能受的了。

「那你讓你兒子給你養老可以啊,那你們都搬出去,這裡是我的家,我說的算,現在立刻馬上出去!」

許樂說著也不顧什麼了直接就把公婆的行李扔到了門外,甚至直接推了出去。

陳金花和劉武可是想得好好的,就來城裡住兒子家,讓兒子養老的,可是現在卻被趕了出來,他們哪裡忍得住。在門口嚎啕大哭。

「劉大寶啊,你個不孝子啊,連你爹媽都不養,還被媳婦欺負,你真是一點良心都沒有啊。」

「過年過節也不回家,就寄點錢寄點東西,你這也是人啊,我們真的是辛辛苦苦養大的白眼狼啊!」

「快來看看啊,許樂把公婆趕出來了!」

劉大寶剛才一直都沒有說話,他並不是不敢,而是他知道自己愧對於自己的老婆許樂,他更能體會最初那幾年的心酸,沒人帶孩子,工作忙,而自己的父母卻什麼都不管一點忙都不幫,現在還在這裡胡鬧,他怎麼可能——

他也是左右為難,但是他還是開門走了出來。

「爸媽,你們也別哭了,你們還是回去吧,我不是不孝,而是我該做的也做了,我也給你們寄錢,寄東西,但是你們做了什麼,我們最需要的時候你們在哪裡,你們各種藉口不幫忙,現在老了,來這裡養老了,作為兒子的我都看不下去,別說許樂了!」

兒子說完了,又拿了一些東西,還有錢以及車票給了父母。

最後陳金花和劉武還是回老家了。

可是他們一直都不會明白,甚至覺得就是兒子兒媳不孝順,其實那,人心都是肉長的,都是人心換人心。

當初兒媳婦已經給你們台階了,讓你們來帶孩子,可是你們卻以文化低各種藉口不來,甚至在買房買車上也沒有出一分錢,現在老了來了。誰心裡都不會平行啊。

所以無論是什麼年紀的人,都要為自己所做的每一個決定承擔責任,甚至是後果。你貧窮或者你沒文化,並不是你敷衍和拒絕幫助兒子兒媳的藉口。

因為有時候伸手幫助、重視兒子兒媳勝過任何的金錢。可是老了,卻又讓人來給你養老,你養育了你兒子,但是你沒有對你兒媳婦付出過任何,有什麼理由要求住下來,讓兒媳給你養老那?

所以兒媳在道德面前做的有些不對,但是在她的心裡與事情的真實上做的是對的。每個人的內心都是脆弱的,也是需要守護和維護。

做的對,也給了無理取鬧的公婆上了一課。當然了,也希望這樣的公婆能夠堅持初心,既然開始就不想幫,那麼老了也不要再來了,否則給兒子添亂,給孩子製造麻煩,又何苦呢?

責任編輯:宗先紀